Monday, February 27, 2006

美議員提網絡自由議案純屬姿態

Will the US Congress bill on Internet censorship reaches legislation and a showdown? At this stage, I think not. But the debate is a good thing, all politics aside.


  同文黃世澤兄上周在專欄內分析美國國會眾議員提交的《全球網絡自由2006》法案,規限美國網絡公司不能把服務中國地區客戶的伺服器設於中國,他似乎相信成功立法機會頗高,「美國國會隨即立法跟進就是很自然的發展」,接就逼使美國網絡公司退出中國,但筆者認為這些都不大可能發生。

  首先,美國國會立法程序,要兩院之一首先通過法案,再把法案送交另外一院審理,兩院於過程中會有修訂可能,若兩院各通過的法案有相當不同,又要送交聯合小組協調,若能達共識則最終法案版本再交兩院審議,兩院必須通過相同版本,如不能完成以上程序,就會如多數的法案一樣胎死腹中。最終,即使法案通過,仍待總統簽署成為法律,即總統可以不簽就等於否決法案,若要凌駕總統否決權,則要兩院再以三分之二票數通過。

立法過程複雜

  說這多,只是為了說:提法案易,通過法案難而且需時。美國政客拿分數要見報,當然要提出法案,即使通過不成,就像香港立法會議員雖然基本上很難獲准提出法案,但亦將努力提出、修訂及通過議案,因為這是表達立場的一種手法。筆者相信,美國國會在此事上最後會通過的,也只會是議案而非法案。

  為什不相信這類法案會在美國國會得到通過?除了過程複雜,這法案的精神影響深遠,會否令其他行業企業也不准到其政府與美國價值不同的國家做生意,最終美國商界大力游說及反對,法案通常將在雷聲過後,在專責小組討論時靜靜地「死去」。

  法案即使到達布殊手上,這又是個政治熱山芋,是否值得為此事與中國政府對幹?要視乎到時兩國關係溫度,但政治上,這些互聯網過濾問題與國安、外交比較如北韓、伊朗,甚至經濟貿易問題,都遠及不上。

  不要忘記互聯網國際管治是近年一個很敏感的問題,美國要力保對互聯網管治機構的授權和影響力,剛剛去年才辛苦游說下抵禦各國(包括中國)要求把管治從公民管治機制轉到聯合國手上,這些立法只會令這些在互聯網管治議題上與美國持不同意見者,更加落力加快把ICANN納入聯合國,把自由、公民主導的互聯網,變成國際政治角力的磨心,這些問題議員不會不明白。

政府介入網絡管治非好事

  所以,議案最終可能只會要求企業自律,其實,任何政府介入互聯網管治真的不是好事,這是筆者身處網中二十五年感性至理性的堅持,如果我們反對中國政府對互聯網的審查,也不應該支持其他政府的干預,尤其是這些複雜的跨國干預。

  筆者同意黃世澤的看法,「中國的資訊自由有機會因美資公司的撤出,看來有所倒退」。既然如此,我們就不應支持要他們撤出了。我們何不把握機會,利用互聯網上公民組織,要求全球互聯網企業在尊重當地法規原則下,正面對人權相關行為操守,就言論自由、用戶私隱、知識產權等問題,容納互聯網公民社會與企業和政府協商,訂立守則和約章;除了西方企業,甚至邀請內地網站公司參與,尤其在海外特別是在美國上市的。

  美國科技企業暫時未高調反對,是公關手法而已,人家要做政治秀就先讓他取其所需,而且,政府出面要他們加強操守,對他們也有利,至少在外國政府對他們有所要求時他們都可以有美國政府立場支。但試想若然微軟MSN雅虎Google思科eBay(含Skype)等企業都退出中國這巨大市場,這對美國的企業有多大衝擊?所以,美國政府也根本不會讓此事發生。

  沒錯,「中國的網絡自由,仍有賴中國人自己去爭取」,但要更多中國人明瞭網絡自由的重要,和肯身體力行地去爭回來,國人與多些外國企業分享其文化價值必定是好事,雖然現在看見一些相反的影響。中國要入世,世界也要繼續入中國,不要離棄,努力集體訂立和改善有意義的守則和約章,這才是對中國網絡自由最好的幫助。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2006年2月27日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