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13, 2006

明報: 今年七一的感覺

莫乃光﹕今年七一的感覺


【明報專訊】參加了06年的七一遊行,有些感覺要寫下來。其實,我自從行完歷史性的03年首次七一遊行後,過去兩年七一都沒有上街,原因是覺得七一遊行已經變質了,太多各種訴求,令爭取普選的主題失色了。

但是今年我還是參加了,並不是因為陳太來了,是因為去年第5號報告書過不了立法會,今年經濟好轉了,政府明顯地希望轉移視線,要拖慢民主步伐,所以,是必須上街的時候了,不過,去了之後,是再一次的失望。

失望的原因,是七一遊行主辦機構的不知所謂,令我更清楚看見一些香港民主運動的問題,即使有眾多市民參與和他們的熱情,整個運動的策略,不知道算是業餘水平還是根本沒有策略,總而言之,這樣的亂來,香港的民主只會有遲無早。

例 如,本來說是3時起步的遊行,3時半才開始,為什麼﹖是因為主辦者民間人權陣線能力不濟和缺乏紀律。台上年輕的主持人,樂得有數萬名被困的觀眾,一於「咪 霸」本色盡露,唱完又講,講完又唱,更要命的是一個又一個的民間團體,還要被安排一一上台發言,在30幾度高溫下,民陣根本不理市民感受、健康及安全。

且,這些團體,根本不應該站台。例如,什麼爭取副學士生權益的年輕人在台上疾呼政府怎樣不幫助他們,真不知道與爭取全面普選有何干。其他的反種族歧視、老人家、中學生、街坊父老,人人有份上台說說唱唱,有一位發言仁兄甚至說他只代表他自己一個人,不知所謂。

也有勞工團體上台發言爭取最低工資,我尊重他們爭取的權利,但我不贊同他們的訴求,勞工權益也與直選無關。太多人把民主和普選與基層和褔利主義掛,這是理論上根本的錯誤,在策略上也笨得很,只會把階級分化,像民陣的行為一樣「趕客」,令普選更加遙遙無期。

普選是最基本香港人在《基本法》下應享的權利,就是這麼簡單和美麗,把民主普選加入諸多訴求,是不尊重其他人士在各種議題上的意見,把民主普選勉強與其他基層訴求畫上等號,也是對民主的一種不尊敬。

嘗 試以基本市場營銷學來看看應該怎樣推銷民主普選這東西,首先,如果要社會達到比「沉默的多數」更強的共識,民主運動現時的主要目標對象應該是中產甚至商 界,但從七一遊行所見,03年至今中產參與者真的少了很多,部分原因多得民陣趕客,而民主運動也真的失去方向了。現代市場營銷學一個重要和實用的理論,是 Theodore Levitt在1960年發表的「營銷近視」(Marketing Myopia),指的是大部分機構的視野都太狹隘,有點可說是當局者迷,所以,領導者要重新檢討遠景,重新定位市場,找到之前浪費的機會﹔我認為,香港的 民主運動近視深了。

也許不應太責難民陣的年輕人,畢竟他們缺乏管理和人生經驗,根本不宜領導一個這樣的大型活動,但更重要的是整個民主運動如何重新定位,如何訂出目標為本的戰略,如何選出和服從領導,否則這盤散沙,只會見步行步,最後只能原地踏步。

刊載於《明報》2006年7月13日


2 Comments:

At 11:45 PM, Anonymous Cindy said...

Charles,
我現在在一間中資機構工作,部份同事被要求出席慶祝七一回歸巡遊(我不敢說是強迫的),更"聽說"參加者每人派發100元(津貼?報酬?),因此,參加巡遊者,相信不少都是被指派,不是依個人意願出席的。
我對上午的巡遊感不滿,你對下午的遊行感不滿,怎麼搞的...

 
At 12:13 AM, Blogger Charles Mok said...

My critcism is of course made because I support the pro-democracy cause. The more I care, the more I want to see it become better. Thanks for your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