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1, 2006

創意經濟以人為本

創意經濟以人為本


  香港的經濟發展策略,是要以創意為本的知識型經濟,把握為中國和全世界服務的機遇。當然,上述標語式的空話是不足夠的,如何平衡香港自由經濟原則與長遠產業發展計劃,讓香港經濟成功轉型,明顯是個困難的社會課題;而近年逐漸浮現的低學歷人士結構性失業,是個不能逃避的問題。所以,經濟發展與社會發展分割不開,也要以人為本。

  筆者希望在此引用「創意階層」(creative class概念嘗試解讀我們面對的問題,指出一些我們慣用的錯誤思維,筆者雖不敢說已經找到答案,但最少希望為社會討論提供一些可出發新的方向。

  創意階層是李察佛羅理特(Richard Florida2002年出版《創意階層的崛起》提出的新社會階層,佛羅理特是美國喬治梅森大學公共政策教授,這本書獲得《華盛頓月刊》的政治圖書獎、《哈佛商業評論》評為十大突破觀念之一,可說跨越經濟、社會和政治的領域。

任何階層皆須具創意

  什麼是創意階層?佛羅理特把從事科學、工程、建築、設計、教育、藝術、音樂、娛樂、體育等的人士界定為創意階層的核心,他們的經濟功能是創造新的意念、技術及內容,而創意階層在此核心之外還有一群創意專業人士,包括從事商業、金融、法律、醫療等的人士,他們的工作是要解決複雜的問題,必須有高度獨立思考能力和作出決定的能力,以及擁有高等教育和人才資本。

  雖然這定義的界線不是完全及絕對的,創意階層之外就是較傳統概念下的工作階層(working class)和服務階層(service class);工作階層(如從事製造、建造及運輸等)是個後工業化社會的產物,服務階層(像飲食、個人護理及文書工作等)則是上世紀末崛起的,在今日的發展國家如美國,服務階層佔最多人口,接近50%,工作階層是最小的,只有約10%工作人口,且已經被創意階層超越;創意階層在美國相當於近三千八百萬人,幾乎佔了全國工作人口的三分之一。

  創意階層比較自主,工作具彈性,在財富和收入上也佔優,平均比別的兩個階層收入高出一倍。不過,也不是說工作和服務階層人士完全不用創意,事實上,即使收入最低的人士也能以創意換作增值,因此,作為經濟引擎的創意階層必會持續增長,傳統經濟功能將進一步納入創意階層。

  創意經濟的興起加劇了階層的對立,經濟的不平等顯現在區域間的差異,甚至在高度創意區域內部的極化,這種不平等其實是源於一種對人才創意潛能的浪費。佛羅理特指出,幫助那些低收入、失業和弱勢人士的方法,不能倚賴社會褔利,回流工廠職位也無助,必須利用他們的創意,給他們合理回報,把他們融入創意經濟。

  今天創意時代的我們面對很多問題:工作沒有以前安定,家庭和工作壓力都大了,希望彈性工作但卻沒有時間做想做的事,包括與家人相處;科技未有解放我們,反而入侵我們的生活。但以上問題的答案不在於「返回從前的好日子」,例如想像最高工時將改善家庭關係是非常天真的,我們反而要找出以下問題的答案:為何人們選擇這樣地生活與工作?如何面對和優化這新的環境?

美國教育不夠開放

  從經濟發展角度,研究區域經濟的佛羅理特認為,經濟增長動力不只在於吸引和留住企業,企業創造職位,職位吸引人才,所以世界各地抄襲硅谷大多是失敗告終的;反而,創意人才並非因為工作職位而選擇搬到那個城市,他們追求是生活質素和選擇喜歡的生活方式,城市有了人才,相反才吸引企業和職位!佛羅理特的區域比較研究數據更發現,愈多藝術家、作家、表演者,甚至同性戀者的城市,科技產業發展愈佳,科技人才愈多!

  所以,西九龍文娛藝術區不單是個文化項目,它具有與藍天白雲和保護維港同樣具有重要和先決性的經濟意義,我們的「優秀人才入境計劃」也不夠開放。佛羅理特在2005《創意階層的逃亡》中把全球人才爭奪戰形容為美國的首要經濟危機,而美國的教育系統遏抑且不能培育學生的創意、靈活性、主動積極的精神天啊,若連美國的教育都屬遏抑,香港的算什? 

 香港不能把經濟和社會的策略發展「監生」地擘開,創意發展也不能只顧創新的科技,也不應硬性定義產業範圍,再以不健全的產業發展政策為本,原來具競爭力創意經濟的發展,也離不開「以人為本」。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2006年7月31日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