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18, 2006

探視中國防火長城

探視中國防火長城

  在國家經濟、社會各方面漸趨開放時,中國政府宣布加強管制境外媒體,究竟是什麼葫蘆賣什麼藥?這件事就令筆者憶起不久之前,在中文大學聽過一位來自華東一家大學的公共管理學系的教授,作有關中國互聯網管制的政策與理念的演講。該教授提出的觀點,也許可令我們在批評內地有關政策之餘,也可嘗試了解這類管制背後的行動邏輯,從而展望一下將來的發展可會是樂觀,還是悲觀的。

 當然,這不是為中國互聯網管制辯護或要把其合理化,但若只局限於在道德高地由上而下作出批評,而不顧及中國的國情、「為什麼」,只怕也不能「對症下藥」地協助內地創造出能邁向正面改變的環境。該教授也承認,他提出的政策資料是事實描述,理念觀點方面只算是學術推論與假設,而非實證研究;這也可以理解,始終這話題在大陸仍不太方便公開談論,教授要閉門研究可以,但就不便發表論文吧;要作此題目的演講也只能夠在香港。

管制漸緊

  教授以時間、空間和方法三個維度分析中國互聯網管制政策的演進。在時間方面,管制力度是愈來愈強的,19941998年期間用戶不多,管制是滅火式的消極防禦,19992003年管制增加,打擊與預防結合,監管與自律同步,並頻頻立法,為2004年至今的高度管制打下基礎,現在法規細緻,配合制度化的手段,例如已先在大學推行的實名制(只許登記真實身份的用戶上網),與專項打擊運動如反色情,再加以秘密行動像專在網上論壇「做馬」支持官方立場的「網評員」等。

  至今年7月為止,全國人大、中宣部、國務院新聞辦、公安部、信產部、文化部等十四個部門已推出了五十多條與互聯網相關的法律,成為世上最多互聯網領域法規的國家,絕對有法可依。

  在空間維度方面,管制政策範圍愈來愈廣,不單要阻止「有害」資訊從境外流入,其實亦要防範不利的消息流出境外;在本地層面集中先管制網吧、內容供應商等,再發展至跨區域監管合作,總之,核心目標是全方位強化控制權。

  方法維度包括行政和技術手段,趨勢也是措施愈來愈多而精細,行政處罰和司法追究不手軟,網絡監察隊伍壯大,舉報制度鼓勵互相監視,例如深圳市率先推出網絡警察公開網上巡邏,檢查言論。深圳主要的入門網站和論壇上,可見到雙腳踐踏中國網民鍵盤的網絡男警「警警」或女警「察察」,點擊這個卡通警察圖標,就會接到「深圳網警」主頁,網民就可以舉報互聯網有害訊息或有害網站。深圳市公安局聲稱虛擬警察上崗四個月,深圳各主要門戶網站的有害資訊量平均下降了六成云云。



嚴密過濾

  在技術手段方面,神秘的中國防火長城大概包含主幹路由器管理一千至三千個敏感關鍵詞或黑名單,加以精密的過濾系統,混合預先和動態過濾行動而成,還有最基本在國家入口網關作IP地址封鎖,至到域名劫持,甚至有組織的黑客行動。

  據說2001年上海舉行亞太經濟合作組織會議,數以千計國際記者在新簇簇的通訊室發現不能接往自己和其他世界新聞機構的網站,國際媒體因而得到一個親身接觸中國防火長城的機會,投訴之後,官方開制放行;2008年奧運之時,官方又將會如何處理?

  中國互聯網的管制有「三控」,就是控制網關、代碼(如域名、用戶名、搜尋器)和網民本身。教授總結以下的四點「中國特色」:普遍過濾與人工抽查結合的預審模式、標準模糊多部門介入的黑箱操作,缺乏行政和法律上訴機制的一錘定音,和集中嚴控嚴打影響較大的政治表態。

  不過,外間多數研究只簡單地把管制視為中國政府的野蠻、專制行為,較少從深層次細看理解背後動機,對行動的內在成因也缺乏分析與關注,這問題我們下周再談。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2006年9月18日

1 Comments:

At 6:55 AM, Anonymous stand alone complex said...

沒想到這麼嚴重...
我真是開了眼界...
我遇到的每一個大陸朋友
沒有人知道天安門事件
我給他們維基百科的連結也都開不了.
哀...台灣好自由!我愛台灣!

 

Post a Comment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