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11, 2008

政治化淫照事件損網絡自由

政治化淫照事件損網絡自由

  鼠年年初五向讀者拜年,祝大吉大利,出入平安!

  網上流傳藝人淫照事件像肥皂劇般,沒完沒了。上周筆者在本欄已經指出,有必要理性地分析整件事件,但過去一星期中,雖然有些問題算是得到解答,在多方面卻實有令人擔憂的發展。

  2月2日警務處長的言論,引發網民關注擁有或分享色情相片的法例準則,其後2月4日在記者會中宣布檢控「接近源頭」的人士時,助理警務處長(刑事)黃褔全再作解釋,澄清管有淫褻照片並非罪行,但在嘗試解釋「擁有以作分發」時,又引入了「朋友」概念,可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所以,筆者聯同代表資訊科技界的單仲偕議員,和互聯網供應商及用戶代表,在2月4日召開會議,集中討論警方的處理,對於警方檢控首位因上載一張相關照片而被捕的網民時要求還押八星期不准保釋,與會者都表示關注,因為警方提出被告可能涉及其他罪行,卻沒有同時提控這些罪名,與會的獨立媒體代表表示將為這位鍾亦天先生提供法律支援,其他業界代表就集中要求警方澄清言論,安排次日早上與黃福全會面。

  在我們會議剛完結後,警方就召開了記者會,宣布以「不誠實使用電腦」罪名拘控一名男子,其實,這正如筆者上周此欄所指,若警方從開始時就說明這是罪案偵察方向,而非只因照片被當為淫褻,事件會簡單得多。若不是多次為何謂非法儲存或分發淫褻照片發表言論,也許便不會發生這麼大的誤會和引發網民的這麼強烈的反彈。

  不過,警方的商業罪案調查科的科技罪案組,辦案是專業和有效率的,值得嘉許和支持,以往至今亦然。出了最大問題的是警方的多番言論,被視為「釋法」,卻多處前後矛盾。總之我們對事不對人,2月4日我們與警方會面時黃先生重申只儲存是合法的,也不關乎數量,警方也同意在每件案件中,可能有不同的案情,確立動機及意圖也和犯罪與否大有關係,所以,要求就所有行為預先界定合法與否是不智的。

  但黃先生給我們澄清的資料中,有一點是很重要的,就是即使在論壇的成人貼圖區上載淫褻照片,也是犯法的(至少警方認為這即等於向公眾分發),網民必須了解責任;至於互聯網供應商、論壇公司等,警方表示一直與他們保持良好合作,互聯網供應商等甚至警方亦只會按投訴和舉報而處理。筆者同意這是合理和平衡的做法,只要警方在執法時,充分諮詢律政部門意見,一如既往地務實和低調執法,這已足夠對付網上罪行。

部分批評欠公允

  事實上,部分對警方的批評是不公平的。例如,淫照繼續流出,有人指警方不應高調說已找到源頭,但事實上,即使真的找到源頭,也不等於不會再有新照片出現,因為在互聯網上不難已複製了多個源頭,警方也從來沒說拘捕了那個相信是源頭的人士後就不會再有相片流出。另一方面,互聯網上資訊流傳迅速,警方不是神仙,沒可能清除所有相關問題內容,美國中央情報局也不能,公眾與傳媒要公道些,警方的責任是把真的犯罪的人繩之於法而已,這也不一定包括所有我們主觀認為行為不當的人。

  網民新一輪以電郵傳閱更多相關照片的行動,的確有點向警方挑戰的味道,筆者雖然明白網民對警方當初言論不滿,也有些網民對涉案主角有意見,但這些真的不算什麼理由,事到如今也真的夠了,在新年佳節期間,將心比心,別再傷害任何可能被傷害的人了。這事拖下去,損害香港互聯網形象,令我很痛心,更令我憂心的是,網民任意而行,反而招來社會未來要求限制網絡自由的聲音,弄巧反拙。

  最令筆者擔憂的是,有人在業界突然乘機成立「聯盟」,向政府相關決策局要求就《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諮詢,並高調向業界發出訊息,表示已經代表業界與政府達成協議,並將會與政府在諮詢和立法中間的「過渡期」訂立守則,以防市民誤墮法網;不過,這聯盟領導暗示與政府的主導或特殊合作關係,明顯屬於不尋常,加上一般法例諮詢必是公開的,也未必引致立法,現在已有人假設有「過渡期」存在,當局有必要澄清,並開放與業界所有持份者公開商討。

答案不在立法

  議論政策水平不高者,每當有問題出現時,自然會批評政府做得不夠,法例「落後或不足」,要諮詢要立法,自己卻沒有具體建議,始終批評容易建議難,開題目拋給政務官解決多麼好,就像今次只消提出質疑,叫人家「提出清晰指引」,說「現有法例難遏網絡罪行」。不過,筆者與警方接觸後,基本上贊同已有清晰執行指引,與互聯網業界也有密切合作,機制即使有改善空間,答案也不在於立法!

  普通市民每見不平之事便大呼政府立法,卻不知有何有用之法可立。作為負責任的專業界別代表豈可一般水平,事事加強立法亦非小政府原則所為。曾經有一位高官忠告我說,在決策局層面搞法例修改諮詢,幾乎無可避免傾向更多的管制;帶領業界團體向局方要求諮詢,是否為了搞團結,目標總之只為約見的官員愈高級愈好,製造曝光的photo op(拍照機會),再宣傳「成功爭取」,這對網絡自由卻是玩火(燒着別人)的做法。筆者真的不希望再看見這些手法,繼續把我們本來是專業獨立的資訊科技界和各專業團體,別有用心地無限政治化。

刊載於《信報財經新聞》2008年2月11日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