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8, 2009

電子書之我見

自從教育局成立「課本及電子學習資源發展專責小組」,研究「電子課本」的未來政策發展方向,坊間突然對「電子書」熱中起來,不過,令人有點意外兼遺憾的,這個須要「就課本及電子學習資源未來的發展向教育局局長提出建議」的專責小組負起如此重任,差不多一年過去了,仍然沒有發出任何諮詢文件,讓公眾能夠聚焦及按步就班討論。

但無論如何,在教育界及資訊科技界內,已經有不少組織和人士,就「電子課本」及「電子教材」構成的「電子學習」提供了不少意見,甚至進行各種研究和實驗。筆者也籍此機會,分享一下對電子學習的己見。

首先,即使身為資訊科技界別人士,筆者也從不認為這「電子課本」是應由硬件主導的一回事,所以,把「電子書」掛在口邊,的確有誤導的可能,而不少家長甚至資訊科技公司卻太集中目光於硬件上了。畢竟,過分或太早投資於某些專用硬件,只會很快發視這些硬件很快就不合用或過時了;即使現時外國開始出現的電子書產品,如AmazonKindle,用途單一,適合成人消閒看書多於學生多元學習。筆者認為,就像澳洲等國家部分地區政府,為所有學生提供netbook電腦,就足夠了。

始終,「係內容呀,笨!」
(It's the content, stupid!)「電子課本」不能「搬字過電腦」,除了必須有足夠的內容,如何利用這新媒體傳送知識,學習過程要如何配合或受到影響,都是重要課題。當然,硬件平台與這些課題有互動關係,但軟件和平台則更直接相關。所以,發展出一個可持續的模式,讓老師們可以創作、分享、優化教育內容及教材,成為一個動態互動的發展環境,突破過往教科書時代被動式、周期性的內容更新模式。

例如,一個以「維基」形式的多方共同編寫、由下而上的平台,加上「共享創意 」
(Creative Commons)的開放版權概念,以鼓勵公同創作分享,是電子教材自然和有利的發展方向。重點也許變為,如何說服老師們肯參與貢獻和分享;在香港的教育制度下,當老師們擔起了這麼多教學外的工作,為學生成績挑起了這麼重的擔子,卻真不是簡單的事。

雖然如此,筆者有不少教育界的朋友依然很有心,很有承擔地,出來作出各種嘗試,包括測試製作以上的維基式共享平台,但在缺乏整體資源和體制上的支援。筆者希望,未來當局在電子教材方面的政策,能為多元平台製定共同甚至共通標準,讓市場可競爭,學校、老師、學生、家長有選擇,以優化教學資源和學習經驗為前提,而非把問題過分簡化為「比印刷課本便宜」或「選個好的電子書硬件」,這才是下一代學子和我們社會之福。

刊載於 看漢中文網《普普通訊》 2009-2010年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