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31, 2012

強化全民投票系統

上周五及周六,香港市民在醜陋的特首選戰中,展現出振奮人心的一幕,逾 22萬名市民無懼網絡擠壓或在票站排隊個多小時,就是要在港大民意研究計劃負責舉辦的「 3.23民間全民投票」投下一票,無論是投票人數之多,或54.6%白票的結果,明確顯示市民要求一人一票選特首和對這次小圈子選舉的控訴。

而這次特首選舉也為香港電子投票的測試,向前邁進一大步。雖然沒有官方參與,但一月八日的泛民初選,和剛過去的民間全民投票,已經讓我們在這方面的技術、運作和應變,吸取了珍貴的經驗。

對任何投票來講,最重要的,無疑是確定投票人身份,不容許其重複或代他人投票。因此,之前的泛民初選,仍然要求市民到指定票站,出示身份證並在電腦輸入號碼,才能投票,故此電子投票的最大好處,只是加快點票時間(根本不用點),但鍾庭耀希望把他的民間全民投票突破票站的限制,所以便想出以短訊回覆確認身份證號碼這程序。

查身份程序加重負荷

當然,數月前筆者與鍾博士討論時,大家都了解這個身份確認方法並非完美,但當時我們都意料不到的,是兩天內網上和手機投票人數竟然高達 85154和 71831人,再加上票站實票投票人數亦有 66005,數目這麼大,操控和改變結果的機會便更低。

然而,民間全民投票出現的技術問題原因為何?首先,系統設計因為要配合手機短訊回覆,令伺服器負荷加重,越多人已投票後,數據庫每次檢查下一個身份證是否已投過票的程序,亦把系統拖得更慢。筆者與 IT Voice的技術團隊在 23日早上已與研究計劃的同事聯絡,下午直接到他們辦公室提供協助,我們五人一直留守至午夜,主要工作包括:調校數據庫、伺服器和防火牆,和檢查系統運作後的紀錄,尋找和保留攻擊的證據。

我們知道警方已經迅速在本地拘捕了兩名涉嫌攻擊的年輕人,但希望警方不會就此便算,放過可能在港外發動更嚴重攻擊的人。

鍾庭耀和他團隊的努力,自發創造這平台,值得全港市民致敬。不少本地開發者已經表示願意參與協助建立更高效和安全的全民投票平台,由此帶來的技術發展、政治生態和公民參與,都是這次小圈子選舉的意外收獲。

2012年3月31日 刋載於《蘋果日報》

Thursday, March 29, 2012

IPv6 transition - Where's Hong Kong headed?

The internet is facing the biggest upheaval since its creation over 20 years ago – the switchover to IPv6. To stay regionally and globally competitive, Hong Kong businesses of all sizes need to get familiar with the technology and start planning their transition.

http://www.ipv6now.hk

Yet all the evidence indicates that few HK businesses have plans to make the leap to IPv6, and it highlights a worryingly laissez-faire attitude to IPv6 transitioning among organizations which we’re aiming to address with our “IPv6 in Action” plan. Thisinitiative, undertaken with the help of the HKSAR government, features a series of educational materials including a dedicated trilingual web site, consumer guide, seminars for key stakeholders and much more for Hong Kong SMEs and consumers.

Businesses need to be made aware of the fact that IPv6 brings with it a raft of advantages over the legacy IPv4 protocol. These include improved mobile support, auto-configuration for IPv6 devices and better net experience. IPv6 also enhances network performance and efficiency and allows customers to change their ISP without the need to reconfigure their IP address.

This next generation protocol can also be a spur for innovation in your company, supporting exciting new business tools such as video conferencing, voice over IP and e-learning apps.

However, the headline feature of IPv6 is that it offers a near limitless supply of IP addresses – something which will become vital as the next evolution of the net unfolds and every machine from a refrigerator to a car becomes internet-enabled.

This “internet of things” refers to the machine-to-machine communications occurring millions of times per second all over the world between IPv6-enabled devices, independent of human intervention. If most objects in the world can be uniquely identified by their IP address in this way, it could have a profound impact on business, bringing huge improvements in operational efficiency, productivity and automation.

Some have even speculated that this revolution in the internet could transform civilization on a scale not seen since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One great example of how IPv6 is bringing advanced technology and communications tools into our daily lives already is the 2011 World University Games, the “Universiade”, in Shenzhen.

On telecomasia.net on March 29, 2012
http://www.telecomasia.net/content/ipv6-transition-wheres-hong-kong-headed

Tuesday, March 27, 2012

沮喪的香港

三月二十五日,香港選出下任行政長官的大日子。選舉日一般應該是充滿期待、緊張氣氛、改變和新的希望,不過,香港的這一天,卻是令人感到沮喪、失落、無助、憤怒的一天 。...

請各位移師筆者信博閱讀全文,並請回應討論!感謝!

(林忌圖片)

Saturday, March 24, 2012

為 IT界投何俊仁

在星期一由選委舉辦的行政長官答問大會上,筆者有幸被主持抽出發問最後一條問題。走到米高峯前,筆者問 2017年特首普選會否降低門檻?非欽點的候選人能否有機會入場?回到座位上打開電腦,已看見自己 facebook網頁被很多朋友客氣的讚好「洗版」,筆者回應說自己問得不好請大家見諒,有朋友在支持之餘更補充一句,成功是給予有準備的人的,筆者感謝提醒!

不過,可能有業界朋友認為,難得抽出資訊科技選委,為甚麼不問業界問題?網上回應指出,筆者可能是唯一被抽出專業界別選委而不問界別問題的。筆者理念是,這次選舉爛攤子正反映被欽點再被操控的假選舉的問題, 2017年能達致真普選是符合全港利益的,所以有必要優先提出。

梁振英政策針對性不足

這不代表筆者不為業界爭取權益,其實在過去一周內,我們 IT Voice 2012團隊相繼與兩位建制候選人會面,筆者也滙報一下。我們先與唐英年會面,可能因為當天是星期天,和他已「放下包袱」,非常輕鬆,還超時總共談了個半小時,大部份時間圍繞業界發展討論,他甚至向我們團隊中的 80後成員詢問他們這代的薪酬狀況,我們也深入反映了例如政府資訊科技人員斷層的問題。

周中我們與梁振英會面,他因要應付當天突發事情而只能與我們會面 45分鐘左右,筆者特別向他詢問,他在去年 12月在我們舉辦的論壇上,表示除了成立資訊科技局之外,更重要是產業政策,那麼這政策將包括甚麼?梁的回應包括成立發展基金,鼓勵政府參與和加強應用以改善政府服務質素,資訊科技將是受惠之一,令筆者覺得政策針對性可能不足。

始終,何俊仁基本上完全接納了我們的政策建議,在政綱內有兩頁完整關於資訊科技的內容,根據我們包括另外民主、民生議題的評分,的確最高,筆者在星期天的選舉,將會投我們提名的何俊仁一票。

2012年3月24日 刋載於《蘋果日報》

Tuesday, March 20, 2012

特首選舉小圈子悲劇:真相在哪裡?

特首選舉步入最後階段,果然日日猛料日日新,在上星期五的傳媒論壇,唐英年突然再末段向梁振英發難,一指梁曾經在二零零三年行政會議討論面對反對廿三條示威時,說過要以防...


請各位移師筆者信博閱讀全文,並請回應討論!感謝!

Saturday, March 17, 2012

港創新科技乏支援

香港有一群很有心的創業家,他們有些在科學園或數碼港,其他分散在別的地方默默工作,努力為他們的夢想奮鬥。他們不少都得到政府透過科學園、數碼港和創新科技基金的支援。看到這裡可能大家以為故事應該有個快樂結局,他們都「 Live happily ever after」。

不過,真實卻並非如此。政府的支援限制諸多,也不能持續至足夠這些小企業站穩陣腳的一天。結果,有些創業者只能把研發和公司發展不加快反放慢,節省消耗,甚至要另找正職,補充收入以延續這創業決心。

他們和筆者一樣,不相信盲目地要求政府更多的資助,也相信市場透過汰弱留強對他們的洗禮,不過,就是有一點令他們百思不解的,就是為甚麼本地市場不用他們,不給他們一個機會?常言道,香港市場小,當真?大型跨國 IT企業在香港做的生意,一點也不小。

應定期舉辦推介會

香港的 IT公司應該向外發展,也沒錯,但連自己市場都未能成為香港 IT公司的基地,怎能有力向外發展?

最近,一些本地 IT創業公司提出「首選香港創新科技」運動,希望本地用家可以「開放本地市場」,讓他們能夠在本地先試牛刀。他們指出,其實香港的創新科技公司之中,已有不少可以達國際水平,不過,就是怎樣才能令市場普遍對本地薑更有信心,大企業和政府會否對我們的新一代創業者提供多些機會?


其實,大企業和政府既可以為年青入行者提供就業支援的各種計劃,為甚麼不能同樣給本地創新創業公司一個機會?數十年前香港製造業可以有「工展會」推動買香港貨,建立本地品牌,今天我們為甚麼不能有類同的計劃?

發起「首選香港創新科技」運動的本地 IT公司,這星期舉行了傳媒分享會,把訊息傳開去。要改變社會對我們科技產業的印象不是簡單的事,也不是因為下屆政府成立一個創新科技政策局就會自動解決,但看到業界求變,對大家是個鼓勵。

下任特首,你聽到我們的聲音嗎?

2012年3月17日 刋載於《蘋果日報》

Tuesday, March 13, 2012

「特首選舉,你會投給誰?」

特首選舉至今還有不足兩星期,不少人都問筆者將會怎樣投票,或者估計誰會勝出,而筆者也問過不少朋友,如果他們手上有一票,他們會投票給誰,得到的答案有梁,有唐,也有「...


請各位移師筆者信博閱讀全文,並請回應討論!感謝!

Saturday, March 10, 2012

自家電腦店的威力

筆者不是蘋果迷,但近年來從iPod、iPhone、iPad開始,一步一步地,終於轉用了MBA(MacBook Air)。

筆者用電腦的日子由30多年前開始,人家說Mac好用易用,筆者卻一早習慣Unix的文字指令(Command Line),至近年所有的應用幾乎都已網頁化,大部份應用都可以透過瀏覽器操作,用Mac和微軟視窗的分別更是不大。那筆者為甚麼現在才轉用Mac機呢?

筆者個人使用電腦的習慣,經常要走來跑去,百分百需要速度快、機身輕、電池耐用持久的筆記型電腦。筆者與朋友笑說,人生有幾多個十年?老實說,這些年來,把等待視窗開機關機和被騎劫更新所花的時間,加起來沒有十年也隨時有一年半載的時間。

所以,當英特爾的朋友向筆者介紹新系列的Ultrabook,可說是驚為天人:速度、重量、電池待用時間和價錢都可以與蘋果的MBA相比,筆者當時就決定可以一試。

可惜,當筆者到電腦商店找這些Ultrabook時,才發現問題在那裡,為甚麼市面上看不見多少部Ultrabook,卻越來越多Macbook。筆者走了幾家大型電子產品店,他們把所有筆記型電腦都鎖在枱上,要拿上手感覺一下也不能,想找的Ultrabook型號沒有現貨,店員愛理不理,筆者想,花錢為甚麼要這麼受氣?

Apple Store任玩任試

走去Apple Store,甚麼問題都解決了!每一部機都可以任玩任試,不明白不知道的可以問,不想理會店員,想自己試玩的,亦可以當店員透明,到想清楚想問什麼才找那些「天才」店員們。所以電腦商請醒醒吧,世界變了,客人買電腦的要求高了;那些大型電子店, 算了吧,留給自由行的同胞吧。蘋果的成功,顧客的快樂感是主因。本來,筆者被英特爾和微軟的一個很好的產品Ultrabook吸引在先,結果生意卻被蘋果搶走了。

原來,微軟在美國已經開始設立像蘋果的專門店了,除了微軟,Google都開始在世界各地開店。如果香港今天已有微軟店,相信新的Windows 8將會受落得多,筆者現在也許不是在用MBA了!

2012年3月10日 刋載於《蘋果日報》

Friday, March 09, 2012

三家政綱 全民品評

兩位特首參選人醜聞不斷,令莊嚴的行政長官選舉變成泥漿摔跤。選舉投票日距今不足三個星期,必須撥亂反正,不然真的會變成一場爛蘋果與爛橙之爭。

本智庫認為,競選政綱對揀選下任特首至關重要,故早在去年編制了《特首競選政綱範本》,期間曾向專業界別和公眾諮詢,其後於10月定稿。制訂《特首競選政綱範本》旨在樹立樣板,促使有意參選者提交完整的治港理念和具體的政策措施,競選期間讓公眾審視評議。


檢查承諾 是否兌現

隨着三名參選人的資格獲得確認,他們的競選政綱也陸續公布,加上競選論壇愈來愈近似正式辯論,特首選舉終於進入「比理念,併政綱」的階段;再者,一旦參選人當選,其競選政綱將會成為日後施政的藍本,期間的承諾更會成為市民監察施政的依據。

基於此,本智庫就如何比較政綱提出一些建議,以及設立「特首競選政綱比較」網站,供市民參考。

現屆政府為何派錢仍不得人心,原因是市民覺得當權者缺乏長遠目光,欠缺願景,既不能為香港開創光明的前途,對民生重要事項也無所用心,政府施政割裂,無所作為。

基於此,本智庫認為競選政綱必須以願景作為政策框架,該等願景應該是整全的,能夠貫徹落實到各個政策範疇的。把一些理念和核心價值以切割方式分開表述,也就是說該等意念只適用於個別政策範疇而已,因為競選政綱是莊嚴而具體的承諾,不容許任意假借引申。

舉個例說,在政治和教育層面須注重公平,在社會層面應杜絕年齡、性別和對少數族裔的歧視,參選人或多或少都有提及,但鮮有把公平的理念延伸至經濟議題;影響所及,競選政綱對消費者、投資者和小經營者保障的關注明顯不足。

三份競選政綱,加上三位參選人連日來多番講話,不禁使人懷疑他們的承諾究竟有多少能夠兌現。願景必須輔以相應的政策措施,才是實質承諾。本智庫的政綱範本把「重構核心價值」置於首位,個別參選人也對個別核心價值予以肯定,但把有關措施羅列排比之後,個別參選人明顯是說的比做的多。

有關可持續發展的論述也有類似現象,參選人或揚言制定訂持續發展政策,或倡議公平分享經濟發展成果;但如在政策措施部分沒有交代實質措施,那又怎能假設他會認真落實承諾?市區重建誰人得益,同樣屬於社會可持續性範疇,也未見參選人觸及。

另一檢驗會否兌現承諾的依據是,有否相應增加財政資源。社會的普遍印象是參選人為爭取民意支持,開了不少「支票」,可是普羅市民難辨真假。研判的標準其實很簡單,因為增加公共服務和福利肯定帶來額外財政開支,參選人如沒有開拓新財政收入來源,政綱內的承諾便有很大機會淪為「口頭承諾」。


現在社會上有一種不太健康的風氣,就是把泛民參選人以至其政綱置於可有可無的位置。上述表現很大程度是從功利角度出發,認為既然泛民參選人肯定沒有勝算,討論他的政綱只是徒費氣力。

港人吃慣了政治免費餐,回歸前後香港沒有民主,但政府還算開明,自由、人權、公平、公義方面也處於先進水平,更重要的以上種種,港人毋須為此而「拋頭顱,灑熱血」,算是輕易得到。

三人政綱 市民品評

其實,幸福並非必然,而是須要努力爭取和維繫的。面對本港的民主化進程,中央政府諸多顧忌,大財團地產商既得利益者則虎視眈眈,普羅大眾惟有自求多福,即使沒有投票權,也可以品評參選人優劣,以及對政綱的好壞發聲。

基於「參與」和「教育」有助推動民主和實現普選的信念,公共專業聯盟繼編制《特首競選政綱範本》後,設立「特首競選政綱比較」網站(網址:http://ceplatform2012.hk/wp/),以表列方式排比三個參選人的政綱,方便市民比較三者優劣。當然,有關資料表也會納入本智庫政綱範本的願景框架和政策建議,讓市民多一個比對參照。

公共專業聯盟主席 莫乃光

原刊於《信報》專業眼 專欄 2012年3月9 日

Tuesday, March 06, 2012

特首金像獎最佳鬧劇

香港特首金像獎選舉,由喜劇變鬧劇,再混合變成悲劇。誰是最佳男主角?(至少暫時未有女士能加入參選。)誰是最佳配角?唯一的導演,又能否得獎? 首先,特首選...


請各位移師筆者信博閱讀全文,並請回應討論!感謝!

Saturday, March 03, 2012

中港網絡自駕遊:網民不傻

筆者每周都在一個香港報章的網上博客論壇發表一篇文章,本星期寫了一篇名為《曾特首,你當我們都是儍的?》,內容當然是關於本周香港新聞熱話的曾蔭權涉嫌收受款待事件,以筆者一向寫的評論文章來說,不算很「特別」,但令筆者意外的,是這篇文章在論壇竟然得到過萬人次閱讀,這是為甚麼?

原來,又是因為祖國龐大市場。筆者近年開始使用微博,並且把每周文章同時放上內地博客網站,方便內地用戶不用翻牆都可以看到。筆者正留意到,本周這篇「大受歡迎」的文章,在微博被「熱傳」。不過,為甚麼內地網民會對這篇文章「情有獨鍾」?

曾特首涉貪 內地熱論

首先,筆者當天借用了該報的一張曾特首前一天在一個公開活動中的「食相」圖片,一個「餓」樣正合主題,非常能吸引「走馬看花」式網民的注意力。

不過,更重要的是,文章的內容觸及內地網民心中癢處,就是官員貪腐。他們的反應,是原來在香港可以這樣批評和要求高官,媒體是可以這樣開放的報道,還有一個叫廉政公署的可以調查到政府的最高層。無論結果如何,他們已經看得很過癮。

從部份網民在微博轉發中的留言,已可清楚看到這些情緒,例如:「這種情景在俺們大陸是不可想像,不可能存在的,可憐的曾 Boss,這時恨沒生在大陸吧」、「我們的高級別領導兒子一下拿了平安 76億多的原始股都沒事,香港人呀!回頭給你整個大陸的官員任特首,讓你們見識甚麼是貪官!」

就是這樣的網絡自駕遊,我們進去,看看那世界,把他們帶出來,看看這世界,就縮短了「中國人」和「香港人」的距離了,大家原來都不是儍的。民主和自由的種子,就這樣散開了。不過,香港人也要反過來像對着一面鏡子般面對自己,不要容許自己「大陸化」下去,不要讓內地同胞比我們更緊張,我們卻被溫水煮蛙般默默接受。

2012年3月3日 刋載於《蘋果日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