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7, 2005

賀歲波蝕本歸咎電腦反智

A poor turnout for the Chinese New Year day soccer match in Hong Kong prompted the local football association to blame the computer lottery system. What a farce, when it was their own poor planning, execution and bad pricing strategy that caused the failure. Why does computer always get the blame?


賀歲波蝕本歸咎電腦反智
~~~~~~~~~~~~~~~~~~~~~~~~~~~~~~~~~~~~~~~~~~~~~~~~~~~~~~~~~~


  俗語有謂:「輸波賴地硬」,不過,對香港足球總會來說,雞年年初一賀歲波巴西國家隊訪港,票房並不理想,卻是「蝕本賴電腦」,實在是極度反智,也是對香港要發展知識型經濟的絕對反面教材。

  足總今次首次採用的「電腦抽籤」售票,雖是遲了,但本來仍值得一讚,令球迷免卻「瞓街」之苦,系統基本上亦屬公平,但結果因為種種原因,入座人數只約一半,令主辦者入不敷支;於是,據報道,「有關方面覺得電腦抽籤售票是球賽失收的元兇,故以後都不會用電腦抽籤,用回傳統的先到先得排隊售票」。對一項資訊科技應用的指控,並沒有客觀理據及數據支持,一面之詞其實只是推卸責任的行為。

  這場賀歲波不受歡迎與「電腦抽籤」無關,實際原因包括比賽安排在年初一進行,根據過往經驗,如在年初三、初四舉行,票房可以較好;巴西隊球星中號召力最高的朗拿度並未隨行;何況足總對巴西隊的吸引力確實高估了。把責任推向「電腦抽籤」,是否只為把焦點從這些失誤轉移呢?購票機制存漏洞

  事實上,這次「電腦抽籤」安排,設計上亦有不少問題,有「股壇長毛」之稱的David Webb在他的網站Webb-site年初五發表的文章,以「香港的擺烏龍球」為題,有詳盡專業的分析,指出足總售票的策略安排,犯了基本而明顯的錯誤。首先,要市民在1月26日上午八時至次日下午十一時之間,以身份證號碼上網或用電話登記,然後由電腦抽出中籤六千二百五十人和另外一千名候補名單,每位中籤者可在1月30日(星期日)的指定時間內親身到政府大球場購票。Webb指出,這設計的第一個問題,是登記註冊完全免費的,招引了很多投機者以親友的身份證資料登記,因此收到五萬三千多個成功登記,數目雖大但可能只是假象,並未即時反映票價過高及各價格票量分配不當這些問題;結果,真正買票的人數遠比登記人數少。其次,既以網絡和電話登記,但卻要人在星期日指定時段老遠跑到大球場親身購票!回看起來,購票不理想是必然的。 Webb對這類型球賽定價也作了詳盡的經濟分析,他指出,要盡快賣出最多門票,賺最多的錢,Webb的結論是應「讓市場決定」,透過投摽或來決定最佳價格,在這互聯網和eBay世代,這其實已不算天方夜譚─去年Google上市,也可以拍賣方式定價。Webb提出了一個詳細的大型足球賽事售票方法,以出價拍賣形式,利用互聯網電郵及手機短訊為通訊方法,亦要求參與者以真金白銀地「入數」作實,當收回足夠標價後,市場就為各看台區域定好價了,情況有些像新股上市;就連指定數量的特價票,例如老人和學生票,亦可採用相同機制。

傳統方式問題多

  當然,Webb的建議雖然有趣和符合經濟理論,但全世界都沒有採用這種方法時,而且考慮到部分人士不用電郵和短訊等,Webb的建議大概只能當個理論參考,實際上很難在港全面推行。不過,香港今天住宅互聯網滲透率近70%, 足總如果為求自蓋其短而判「電腦抽籤」死刑,就非常不合理,對消費者也不友善,逼他們通宵達旦「瞓街」也不健康、不衛生,過程也必出現混亂,黃牛飛問題也必更嚴重。

  足總應立刻收回有關不再用「電腦抽籤」的言論,全面檢討這次經驗,並邀請相關業內人士協商,為未來大型賽事售票安排作建議,改善電腦和電話登記、抽籤以至定價的運作,為7月訪港的曼聯隊賽事開始準備。否則的話,有關人士出言草率地說,「(花了)電話登記及電腦攪珠的行政費,始終都是費時失事」,這類言論,是資訊科技、電腦、電訊、互聯網、電子商貿等專業人員所絕不可容;說這些話和有這思想的人,恐怕不單誤了足運,也是香港社會作知識型經濟轉型的包袱的典型代表。


刊載於《信報》2005年2月17日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