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12, 2015

就《強化職業教育》議案發言稿

主席,職業教育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是傳統、基本教育和市場上各行各業的人才供應之間的橋樑。不過,好可惜,今天香港的傳統的基本教育有病,各行各業的人才供應亦都很有問題。

香港的教育制度點樣有病?由TSA令到小三就要通宵溫書,至到DSE和三三四學制,真的令香港的學生和家長,真係十幾年嘅讀書生涯都係永無寧日。再加上香港出生人口持續下降,今年入中一的小朋友嘅人數,比較去年考DSE嘅本地考生的數目,少了約四分之一,得返五萬人左右。咁樣落去,我們香港各行各業去那裡請人呢?

不過,有些人又會話,雖然香港的失業率低到近乎全民就業,但實情就係有工無人做,有人無工做,有個錯配的情況,並且,大量社會上的人力缺乏專業甚至專門的知識和能力,這正是職業教育的重要之處。

讓職業教育與學術教育本應互相配合,並行發展,不過,香港嘅事實並非如此。香港中學採用DSE學制之後,中英數通識佔用了大部分課堂的時間,局限了不少學生以興趣選科的可能性,因為他們只可能選兩科,最多教育建議將來可以增加都三科咁大把,相比以前我們讀會考可以考中英數、物理、化學、生物、附加數,再讀多科文科將歷史或地理,再讀埋聖經。今天考DSE的學生只揀兩科連物理、化學、生物都未讀得哂,電腦即係ICT科更加諗都唔使諗了。

現行制度下,學生中三便要選擇未來大學的主修科的路,一來他們都未清楚自己志向和興趣,二來是學校老師為了讓學生以後選大學科目有較大彈性,都會鼓勵他們去讀最傳統的學科,很多與職業技能比較接近的科目,都無學生有時間肯去讀,結果很多中學都要連這些科都殺埋。

因為這類結構性原因,在2010年有17,005名學生報考中學會考的電腦與資訊科技科,在今年2015年報考資訊及通訊科技文憑試的學生人數只剩下6,319人,5年間少左一萬名學生考ICT,跌幅非常驚人。有些學生話,他們在大學選科時會因為自己不了解將來工作是什麼,而不選一些科目。

根據VTC資訊科技發展委員會的2014年度人力資源調報告書,過去10年香港的IT人力需求增加30%,未來4年估計每年需要4800名新人入行,以本地培養的IT專才人數來看,即使全部大學IT畢業生入行亦無法填補所有空缺。

所以,我套用IT界的例子,過去多年很多公司都要依賴職訓局嘅IVE學生,事實上,他們不少都只是在我們的基本教育制度下,因為中文或英文成績出了問題,影響他們不能順利入大學,職業教育成為他們的出路。

從令一個角度,過去幾年我和IT業界亦與VTCIVE有了很多的合作,由對課程容的建議,到協助IVE成立針對業界新技術和市場需要的專科,例如數據中心、雲計算、流動應用開發等,甚至合作安排企業實習等等,所以,業界時常向我反映,認為 IVE提供的資訊科技課程,由於實用性強,畢業生的工作能力高,不遜於大學生,因為讀職業教育的學生更擅長實際應用,在工作環境中可以更快上手,而受到僱主歡迎。

當然,職業教育不止於職訓局的工作,尤其在日新月異的資訊科技行業,很多IT業界朋友都會去修讀專業課程,或者考取專業資格,但香港不似一些其他國家或城市,市民在這方面得到政府的支持係好少嘅,持續進修基金係一生人一萬元,好多人講,真係肯進修的,兩三年都用完啦!除了錢,持續進修基金的資助課程範圍也是令人模不著頭腦,很多最新的IT課程不包括在,但學品紅酒就可以。

除了持續進修基金,當年嘅中小企教育培訓基金,一畢撥款用完了就不獲注資,但中小企基金的其他部分就長用長有。政府有幾重視職業教育,咁就睇得清清楚楚啦。

新加坡嘅Skillsfuture計劃,由初入職場的年輕人到中年以上,有不同的計劃幫助他們,最基本的計分(Credit)計劃,每位25的新加坡人會獲得500坡元的資助,用了政府會不定期地top up加俾他們,至到例如一個學習獎勵計劃(Study Awards),每年計劃給2000新加坡人每人5000坡元去深化他們的專業知識。除這兩個例子,還有廿多個不同資助計劃,多數直接給市民,少數係支援企業提供培訓機會給他們的員工。

可惜,香港政府政策缺乏鼓勵職業教育進修,加上工時長,工作壓力大,香港的人力資源,以往係香港成功的重要因素,今天變成了我們發展的最大樽頸。

主席,我支持加強職業教育,希望當局增加持續的資源,多與業界合作設計課程,令容切合實際需要,而且可以與顧主合作提供更多實習機會,令學生可以從實際工作環境掌握必要技能,提高職業教育的認受性。主席,我謹此致辭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