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01, 2006

西方互聯網 爭政治本錢

每隔一陣子,美國國會都要給中國找點麻煩,最近就是針對一些美國互聯網科技企業,如微軟、雅虎、思科、Google等在中國的商業行為,尤其是有關協助中國政府進行聯網內容審查的指控。


由共和黨領導的美國國會眾議會的人權委員會,與及由民主黨領導的非正式的國會人權協調組,都將於二月舉行聽證會,邀請受指控的企業、國務院和人權組織「無國界記」等的代表參與作證。聽證會的目的,是要定能以什麼手法,例如立法或自願性自我監管,以阻止「美國企業與獨裁者攜手合作」。


微軟刪除敏感網誌


美國議員的工作就是立法,所以兩黨都已經有人開始手起草法案。例如「無國界記」的立法建議希望禁止美國公司在任何具壓抑性政權的國家建立電郵伺服器,並要求美國企業共同制定守則,處理外國政府對內容的審查的要求,包括拒絕對「民主」、「人權」等字眼作審查。


在美國負責研究「中國威脅」的中國安全調查組,在去年的報告中指中國政府擁有並操作一個全球最先進的網絡審查系統,而美國企業在這些活動中扮演重要角色,以正常商業活動包裝,把中國政府對傳媒及通訊作監察和審查為實


當然,企業回應,作為跨國公司,他們並無選擇,必須遵守當地政府「法律、規章和習俗」。其中微軟最近亦承認把一位中國記的網誌(blog)從其MSN Spaces服務刪除,因為內容包括一些反政府的訊息,而MSN亦被指把一些提及敏感字眼的內容刪減。Google就自稱在中國運作日子尚淺,雖然有批評指他們在中國審查用的搜尋,但Google就否認說至今從未對中國用戶作出任何與別的地方不同的處理。


思科亦被批評為中國政府製造用作互聯網內容過濾的網絡系統,但他們就辯稱這些功能在任何國家出售的系統也一樣存在,思科不能控制用戶怎樣使用,此言大概亦不虛,因為,很難想像美國政府和情報機關不比中國政府網絡審查人員更加精通此道。


不過,雅虎亦承認,在中國做生意有獨特的挑戰,數月前師濤案亦的確令雅虎大受批評和壓力。37歲的師濤是一名自由記者和撰稿人,曾在海外中文媒體如《民主論壇》上發表社會評論,長沙的安全局官員於200411月在山西省太原市師濤家附近拘捕了他,因為數月前他用雅虎在中國的電郵服務yahoo.com.cn,向紐約某網站編輯發放了中國宣傳部有關天安門鎮壓周年紀念報道給國內媒體的指示。

西方互聯網不應撤離

結果,師濤被指控「向國外洩露國家秘密」,於2005427,在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定罪,判處十年監禁。而控方的指控就基於長沙電訊公司的上網紀錄,和雅虎提供的電郵紀錄資料這些證據,兩者資料聯繫,令有師濤的私人電郵戶頭的特定郵件,能夠聯繫到當日他的電腦上網時所獲派的IP地址


美國國會眾議會人權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的史密夫眾議員,自從1981年來已經主持過25個有關中國人權問題的聽證會,他大聲疾呼地說中國不是民主國家,人權紀錄又差,他給美國公司的問題是,為了賺錢何價?令人家入獄十年,是否值得?他當然說不。


筆亦曾與香港的外國記協會的朋友激烈辨論,為了防止像師濤案件重演,雅虎等西方互聯網企業應否撤離中國?外記協的朋友認為這些互聯網公司離開中國,像師濤的記或異見人士就不會出事,不過,事實當然不會如此,沒有雅虎和MSN等的中國,仍然有一億數千萬用的互聯網,如果師濤用的不是雅虎,而是另一個中國本地電郵服務,甚至不用電郵,難道結果會有不同?

有了互聯網的中國,無疑比沒有互聯網的開放,人民得到的資訊也必定更多,包括有關政治、宗教等意識形勢的訊息。有一位師濤,雖然不單是他也是中國的不幸,但也有千百萬個中國人受惠於更自由的資訊流通。美國公司若撤離中國,不單止放棄了生意機會,更放棄了影響中國的變革的機會。

爭取政治本錢

西方人士通常都不願意承認,但他們當中不少人對中國和中國人仍然抱有優越態度,籍對中國政制的不滿,放任地、不理智地向中國打壓,要求各種制裁,至近年中國經濟起飛演變為對其威脅,乘機發難,西方政客這樣做,令雙方距離愈遠,於事無補。而且他們心中清楚知道,極端的法案始終不會獲得通過,因為大企業的反對和游說,政客最終都會“識做”的,只不過先向傳媒和選民拿些分數,做戲做全套罷。反過來說,秘密監察人民通訊,在行動上最先進、最全面、最秘密的,又豈不是美國自己?

美國國會對中國人權和互聯網自由的關注,與其只顧負面地極化問題,以爭取政治本錢,不如鼓勵和推動更多美國互聯網企業進入中國市場,注入正面能量,拉近兩國人民距離。若然能夠推動美國互聯網企業訂下自律守則,盡力在尊重當地法規原則下,改善對人權相關行為操守的一致性,甚至邀請在美上市的一眾內地網站公司參與,這才是負責任和積極的做法。

中國有了互聯網,多了過億的網民,過百萬的網站和網誌,任由官方怎樣審查,怎樣過濾,更自由、更民主的中國只是時間的問題,這方面我們絕對可以比外國人對中國人有信心。


刊載於《CUP》2006年2月第49期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