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November 26, 2015

就《經濟發展,改善民生》議案的發言稿

主席,多謝陳克勤議員提出這個議案,不過我有個感覺,陳議員可能諗住這個議案可以啱啱好排在區議會選舉日之前,點知大會流過會,議員議案推遲了上到大會討論,上到大會時區議會已經選完了!

『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的深層次問題』係咪『放下政治爭拗』就可以解決?這個論述其實有兩問題,首先,香港現在的經濟和民生面對的最大問題,究竟是否政治爭拗?第二,如果政治爭拗真是其中一個問題,無論是否最大的問題,是誰製造出這個政治爭拗的狀況?

我先講香港的經濟和民生面對最大問題是什麼,我認為始終係政府自己。在香港行政主導的政制下,政府自己無法為香港經濟未來作出規劃和執行,無法實施有效的政策改善民生,怎能輕易地把責任推向立法會,和無權無勢的政黨?

就以創新科技政策為例,創科局局長上任時候列出了九個重點工作,這些大路方向問題不大,達不達到成效還看執行能力,和是否能夠定出指標自我評核,但問題是,近年當政府提出要點發展經濟時候,總是喜歡好大喜功,做這樣做那樣,卻從來不行承認,政府自己其實往往係問題嘅一部分,甚至最大的部分。

我仲記得七月時,在行政長官答問大會上,我就政府自己傷害業界,窒礙經濟發展的做法,例如帶頭外判,令政府IT人之中,透過外判公司請的合約員工,相比政府公務員人數,已經係2400對2000之比,外判多於長工,同工不同酬,帶頭壓低行業人工,再加上政府採購價低者得,不買香港貨,搞到年輕人不肯入行,完全離地!

不過,都唔夠行政長官離地。佢當時叫我幫手成立創科局,然後問局長喎。到現在看到楊局長九點,雖然有提到「推動使用本地的創科產品和服務」,但對於政府外判同工不同酬這些問題,就無提過。我唔會咁快話局長無視這些問題,但就未見到政府重視這些問題。

類似這樣的政府自製問題,不利經濟和民生發展的政策,數之不盡,這些問題原因是政治爭拗嗎?如果政府肯改革,肯改變越來越厲害的官僚主義,肯拆牆鬆綁,就必然解決到政治爭拗,全港市民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

講窒礙經濟發展,兩年前,因政府搬龍門及黑箱作業,一男子判香港電視死刑,是誰製造政治爭拗?立法會的角色本來是監察政府,我兩年前動議用特權法調查港視發牌事件,被政府聯同建制派否決,到接下來梁振英嘅UGL事件、高鐵工程延誤、鉛水事件等等,一件一件政府自己製造出來的經濟、民生、誠信的問題,都係政府聯同建制派一一打低,放下政治爭拗,就是這種不分青紅皂白的護主行爲?我相信,政府自己的行為,正是製造政治爭拗的源頭,然後就叫我們放下爭拗,玩咩呀?

所以,陳克勤議員所講嘅「本會呼籲各界放下政治爭拗」,包括不包括梁振英,包括不包括政府自己?就算我假定是包括,但講得清楚一些的只有梁家傑議員和李卓人議員的修正案,始終,作為一區之首,甚至自以為處於「超然」地位的特首,自己不帶頭放下政治爭拗,問題不能解決。

主席,也許,陳克勤議員的議案拖到今天才到大會辯論,真的是「整定」。選前特首多番話"vote them out",當時個"them"係講明包括所有泛民議員㗎,現在見到vote唔out,又改口話只講拉布嘅議員。

區議會選舉結果,大家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解讀,今天我亦無時間深入去討論,不過,選民肯定表達了他們對政治的關注,利用他們手上的一票,爭取一種政治的表態,首投族和傘後新人固然係咁,就算建制派口講區議會為的是地區事務,實情係他們自己加上中方勢力大力動員去箍票,都係為咗政治啫!

主席,政治是眾人之事,政治,又豈是負面到非放下所謂爭拗才能面對呢?如果一出現不想面對的問題,就賴件事政治化,只是逃避,而建制派一味護航,政治爭拗勢必延續下去。我希望政府能改變其思想和處事方法,官員可以為了香港整體利益,多點聆聽,多點讓公眾參與,多點開放及提高透明度。我謹此陳詞。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 Ho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