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5, 2007

香港變了,警號響了

晚上到遮打花園,在《直選擂台》作場外觀戰。場內差不多什麼也聽不到,場外卻看見不少。

葉劉橙色的大軍人多勢眾,聽說之前一晚已派人霸位,結果竟然把周邊幾乎完全圍住,陳太的紅軍只剩下角球位,葉劉與民建聯及其聯盟的動員及組織能力,令人歎為觀止。而這些人不少「連廣東話都講唔正」,很多也似是新移民;不是搞族群矛盾,但事實上從區選結果可見,本地人冷漠選舉,結果為何。

今午我在銅鑼灣幫陳太派傳單,有一位女士很緊張地對我說,現在這些新移民與土生土長的港人所持核心價值不同,她很為香港擔心。民主就是這樣,大家手上都有一票,為什麼有些人以為可以放棄權利,沒有後果?新移民對香港價值的長遠影響,很須要研究,不止政治還有經濟方面,但12月2日香港人不可以等了。

聽說有些爭取居港權家長一聽葉劉說會協助向中央爭取,就很「務實」地宣佈支持她,背棄一直站在他們一邊的民主派,令人感覺冷酷地「有奶便是娘」,這就是中國人的骨氣?我和朋友今晚看見葉劉、民建聯的支持者中那些年青人,他們對民主派的謾駡態度,令我們震驚。此情此景,恐怕陳太已經輸了。

香港人,還不出來維護我們的核心價值?

另一個插曲:女長毛小姐拿著掃把頭向天和平地行來行去,多名警員竟然把她圍住,推到立法會停車場旁邊,有人竟然對她說,今晚拿著掃把不太方便!我和朋友忍不住「介入」問他們在做什麼,一名警官說是要把女長毛帶到安全地方,我們追問為什麼舉別的東西就可以,掃把就不可以,他態度一度有點不友善,而另一位女警更說是因為掃把髒,我只好問她新買掃把是否就可以,掃把頭貼地是否就可以,她沒話說,唉,以為我們是白痴?為什麼多名警員圍往和平表達者,圍住駡人的阿伯就反而不理不勸?

幸好,警員也許自知理窮,幾分鐘後也把女長毛放行,事實上之後她行來行去,亦無生事。警方為何一開始就選擇性干預表達自由?如果我們不在,女長毛原來都幾「林」,好可能被警員欺負。相反,長毛直闖葉劉支持者所霸地區,卻有警員把他與葉劉支持者分隔,但卻容許他做他的事。香港警察為何會有這種「過得骨就得」的態度?警察我尊重,但請有番啲公平、正義感吧!

1 Comments:

At 9:28 PM, Blogger Chung said...

葉劉和諸親政府派利用的,一方面是香港本土人的弱點,也利用新移民固有的弱點(可能無可奈何,民主派沒有很多錢幫新移民)。總而言之,就是利用人性的弱點。不過,可以怎樣辦呢?如果每個民主派/支持者都有殺身成仁的精神,那才稍為好辦,但有沒有這樣東西?

 

Post a Comment

<< Home

-->